夏時,來普者黑邂逅荷葉田田
【打印本頁】 【收藏本頁】 發布時間:2019/05/20
【字體:

第一片荷葉長出來的時候,夏天就藏不住了。普者黑的萬畝荷塘像綠色海洋,在鳴禽和百花的共同樂章里,荷葉初生的夢境,成為那個獨一無二的音符,充盈著水的回聲。   


遂撐起一葉扁舟,初始于倒影清澈的湖藍,流連于金光熠熠的粼波,至脈脈斜暉拉長的背影,荷葉始終默不作聲。蜻蜓在低語,鳴禽振翅而去,整個荷塘上響著萬物共鳴的節拍,那些獨特的律動,似是靈魂的明澈,你要親身去聽。而撒尼人看著天色便已知曉,荷葉要長滿荷塘了,水底下的植物,與那些游蕩尋覓的魚,喚醒了夏日光芒,生命的盛大就此拉開序幕。

水波不興的湖面上,或碩大扁平,或將圓未圓,或晶瑩透綠,沒有任何一雙巧手可以裁剪這綠色的羅裙。它們在風中擺動,或有水珠順著荷葉的紋路流淌,或有相近的兩片葉子交頭接耳,吹過池塘的風,也帶著荷葉的清涼和靈動,未曾有殘荷聽雨的悲涼,未曾有鮫人泣淚的黯然,只有等待和朝陽的心境,每一片小而圓滿的葉子里,包裹著一顆一定會明艷如火的蓮心。而普者黑的山巒靜靜矗立,生命的未知和期許,與第一片新葉擦肩而過時,喧鬧和盛放就要到來了。   

大抵最合宜的距離,便是這夏荷的促耳相擁,并肩相映,更是心知,花開有日,相見有期。荷葉之美,美在花一定會開,你一定會來。這來自普者黑山水的對話,這來自大巧若工的象征,花未開時,往后驚艷,都在一葉中暢想。  

日出之時,湖面上簇擁著更多荷的新葉,葉子寬闊厚實,可以承接雨露,可以為湖底的生命遮擋即將到來的炎炎夏日。撒尼人乘船在湖心尋覓魚蝦,心懷期待地等蓮子從黑色的淤泥和永不干涸的清泉中蘇醒,生命就像從萬畝荷葉中舒展,延伸進生活的美好如歌。我想,即便是蘇軾詠嘆赤壁的美聲,酈道元對于水文的注腳,也無法表達普者黑靜謐與虔誠的初夏時光。  

于普者黑小住幾日,如果再有一場小雨,更是別具風味。   

除去荷塘間自然天成的美,關于荷葉的東西還有很多,飲酒喝茶的荷葉杯,私定終身的荷包,美味思鄉的荷香粽子。無論是以荷葉為名填一首詞,以思念為意繡一份信物,或以有趣為魂學學手工,這妙不可言的靜默如謎,都隨著雨戲荷葉的歡欣,在心底悄悄發芽,是的,花一定會開,你一定要耐心地等。   

至于打水仗是一定要親歷的。游客們三兩結群,或互不相識,在萬畝荷塘上,使勁將湖水潑向對方,盡情地享受水的洗禮,最純樸的歡樂,以及發自靈魂相似的祝福和善意。   

浮生有幾日,能于荷葉綻放的初始,得此生命中的圓滿。   

如果我是一條河流,我一定繞過千山,抵達普者黑,你的存在便是美好。僅僅記住一個時刻,你褪下薄衫,斜倚雕欄,一雙腳慵懶的伸進湖中,你的無意,攪動了整個山河。而我繞著荷葉滿塘,待花開時,我們相攜而老。   

(普者黑)   


相關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
主辦:文山州人民政府辦公室 投稿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 文山州人民政府辦公室版權所有。ICP備案號:滇ICP備05000302號。政府網站標識碼:5326000023。